快捷搜索:  as

那原本还坐镇其中的孙家二娘更是大怒竟是自己

一双纤纤素手,风情万种的将这个无辜的馒头捏在了手上,发出了一丝包含着得意情绪的笑声:“呵呵。”
 
    “的们,可以出来干活了。”
 
    “这一票,可是个大买卖。”
 
    “来喽!”
 
    就在这妙龄女郎的吩咐之下,从后厨中明晃晃的就走出来四五个满身悍匪气息的大汉,一改前面帮厨的懦弱形象,终是庐山露出了真面目。
 
    “孙娘子,这!”
 
    一个刚刚走到顾峥这一桌的大汉,在看到了田虎一行人的面容的时候,就发出了好似惊诧的一声。
 
    “娘子怎么把这黑虎山的兄弟们也给连锅的端了?”
 
    听到了手下这么问,孙娘子好似早就有了答案一般,一个轻旋转身,飘飘然的就落到了顾峥对面的那一个空桌之前,将玉脚一盘,指着现如今睡得和死猪一般的田虎道:“他们该死。”
 
    “这群人本应该是咱们这十里坡附近的山匪。做的事打家劫舍的买卖。”
 
    “平日中咱们都是黑道中人,井水不犯河水,也算是合作愉快。”
 
    “千不该万不该,就是这群人现如今竟是打算抛家舍业的从良,还认了一个一看就是正道子弟的鹌鹑做了老大。”
 
    “这要是传出去了,旁的人会怎么想我们十里坡这五岳三川中的黑道们的兄弟姐妹。”
 
    “岂不是要欺负我们这一路,没有个明白的人吗?”
 
    “既然是他们黑虎寨的先不顾咱们道上的规矩的,索性就把命也一并留在这里吧。”
 
    “我这般动起手来,会给他们一个痛快,无声无息的死去,也算是我对曾经同泽一场的顾念了。”
 
    “所以,你们这田虎该不该杀?”
 
    “该!”
 
    再也没有异议的手下人,提着明晃晃的尖刀,就直奔着田虎而去,谁知道他们的手还没抓到这些人的衣服呢,却是只听见了‘嗖’的一声,一个幽幽的声音就在他们当中响了起来。
 
    “哎呀,真是有点伤心啊,原来我在孙娘子的心中,竟然是如此不顶事情的模样啊。”
 
    “我还以为你刚才对我的几次的回眸一笑,是对我的勇武十分的满意呢?”
 
    听到这个声音,孙娘子下意识的就耻笑了出来:“笑话,我对着笑的人多了,可是没有多少个人能够见到明天的太阳的。”
 
    但是她这话刚刚的出口,就觉得不对了,当她将目光转向这场内突然就冒出来的那个声音的方向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原本她认为是个没本事的孬种的富家子,竟然是醒着的。
 
 411 二娘子没丈夫
 
    不但如此,此时的顾铮,手中竟是攥住一根折断的筷子,抵在刚才要对田虎一行人下手的手下的脖颈边上,一脸的笑意盈盈的,朝着她这边看了过来。
 
    这幅样子,好像压根就不在乎敌我双方的差距还是十分明显的样子。
 
    “怎么了?孙家小娘子,一时间接受不了我还清醒的事实了?”
 
    “也怪那孙娘子,向来和我这种规规矩矩的白道的侠客,打交道的时间不多。”
 
    “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吗?我们这样的少年侠客啊,在下山的时候,老师父都会多嘱咐一句的啊。”
 
    “嘱咐什么?”孙娘子此时笑颜如花,手底下却是暗暗地警惕了起来。
 
    “我的老师父总会对每一位师兄弟说一句话,山下的女人如老虎,是会吃的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越漂亮的越凶的呢。”
 
    “而我则是一个尊师重道,很听师父的话的典范的。”
 
    你撒谎!你是把我们黑道上的人物当白痴了吗?
 
    而直到自己被耍了的孙娘子,则是懒得和她废话,对着场内所有的下人大斥了一声:“速速拿下,不用留手。”
 
    听到这话,这群大老爷们竟是和疯了一般的,朝着顾峥扑了过去。
 
    而顾峥手中提溜的人质,竟是和不要命一般的,将脖子奋力的朝后仰去,一边后仰一边还不忘记抄刀反抗,杀气逼人的大吼着:“来啊,有种弄死我啊!”
 
    这年头,找什么的都有,没想到竟然还有找死的。
 
    这位大哥这么着急的寻死,莫不是认为正义的大侠,他手底下就没有人命吧?
 
    这群开黑店的人,死有余辜。
 
    没有半分的犹豫,这个前一刻还嚣张叫嚣的小二,下一刻,就被一根竹签子给扎透了脖子。
 
    而这一下死手,顾峥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
 
    那原本还坐镇其中的孙家二娘,更是大怒,竟是自己从身后的赤红色腰带上,抽出两把弯刀,直接朝着顾峥的方向冲了过去。
 
    “二子!混蛋,兄弟们给我上,替二子报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