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它怎么可能将自己的兵器传给自己这一脉呢

  不过,唯一共同的一点是,这些人或兽看上都很不凡,明显修为很是不一般,不过,现在眼目都是一片呆滞,没有神采流露。
 
    许久,都没有出什么响声,静悄悄的,很是可怕……
 
    “嗤啦!”
 
    许久过后,空间再次被划开,光明圣主带着那年轻的男子从流光空间之内走了出来,悬立在这座山峰不远处。
 
    “怎么回事?”
 
    见的这些人与荒兽都是原样,根本没有被吞噬,光明圣主顿时一愣,心中顿时生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我的神,您的仆人来了……”
 
    光明圣主依旧没有犹豫,拉着年轻的男子,五体投体的跪伏在山峰之前,带着无比崇敬的语气呼道。
 
    周围依旧静悄悄的,没有回应。
 
    “我的神,难道您是对这次的食物不满意吗?”
 
    见的没有回音,光明圣主身子有些微微的颤栗,口中带着颤音,汗水密布他的脸颊。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若是这头怪物怒,他们都会死在这里,所以,这次带来的不管是人还是荒兽,那都是达到武皇境界的存在!
 
    “我的神,您是需要仆人再去给您换一批食物?……”
 
    他不断的祈求着,无尽的寂静,让他心惧,毛骨寒。
 
    他知道自己是在与虎谋皮,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老虎吃掉,但是,为了崛起,为了复仇,他们没有选择!
 
    他五体投体,声音恭卑,却得不到回音,却没有看到,在他一旁跪伏着的年轻男子却是抬起头来……
 
    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呼唤着他,带着无尽的魅惑,他原本清澈的目光,变的迷离了起来,缓缓的,他站起身来,朝着不远处的山峰一步一步的走去。
 
    而这一切,处于惶恐当中的光明圣主全然没有注意到,只是不断的祈求着。
 
    “嗤啦!”
 
    一柄通体漆黑的巨尺,悬浮在半空,散出惊天的气势,一股巨大的压迫力从尺身蔓延开来,周围的大地寸寸碎开,空间荡漾,卷席四面八方。
 
    “我的神,您的仆人知道错了,请您饶恕您无知的仆人吧……”
 
    感受着这股惊天的威压,光明圣主的声音变的有些尖锐,充满了惶恐与祈求,身子颤抖的厉害。
 
    “呜哇呜哇!……”
 
    漆黑魔尺,通体透着幽深的光泽,让人觉得,那就是九幽地狱一样,无比的可怕,看上一眼也会让人生出一种身心被吞噬的错觉,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嗥叫声,从这尺身之内响彻了出来,让的这方世界变的就像是九幽地狱一样,阴风阵阵,瘴气滚滚。
 
    而那个年轻的男子,就是顶着这柄魔尺,朝着那座山峰靠近着……
 
    他一双眼眸已经失去了神采,就如是一具傀儡一样的,越走越近,来到面前,伸出一只手臂按在了光洁的山壁之上。
 
    “不要!……”
 
    光明圣主因为感受不到异动,刚好抬起头,便是看到了这幕,嘶声叫道,飞身扑了上去。
 
    “呜哇!……”
 
    如若厉鬼惨嗥的声音响彻,乌黑的魔尺上纹路显现,有地狱之象,从尺身荡下一道惊天动地的威压,直接将他击飞了出去,身上裂痕斑斑,鲜血喷涌,差点就全部爆裂,身死当场。
 
    不过就算没死,也就剩下一口气了。
 
    光明圣主口含鲜血,眼眸内一片惊骇与绝望,直视着那站在山峰之前的年轻男子,心中无限的懊悔。
 
    他知道,自己这一脉,完了!
 
    有魔尺庇护,他根本靠近不了身,在这尊怪物面前,他太过渺小了,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他不甘心啊!
 
    这么多年的苦功,一朝化为须有,辛苦存下的本源能量,结果却还是给这只怪物做了嫁妆。
 
    此时,他甚至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就是这只怪物算计好的,不然,它怎么可能将自己的兵器传给自己这一脉呢?
 
    他心中苦笑,还是低估了这头怪物的算计!
 
    想想也是,这头怪物当初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它能是蠢货?会不知道自己一族的动机?
 
    “这个世界完了……”
 
    他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任由鲜血流淌。
 
 
------------
 
第1036章 自作自受
 
    ,
 
    “呜哇呜哇,……”
 
    荒芜的世界之内,阴风阵阵,鬼哭狼嚎,颇有些与传说中的地狱相似,那凄厉的嗥叫声,乱人心绪,愈演愈烈,似乎,就将有魔鬼出世。
 
    “不行,我要阻止这一切!”
 
    突兀的,原本已经垂死的光明圣主眼眸内爆射出一阵神光,他身体上的伤口处,都是溢出莹莹的白光,那一道道可怖的伤口,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
 
    “嗡,……”
 
    随着一声浩大的嗡吟,一尊神像为光明圣主拿在手中,充满了祥和与圣洁,他缓缓的站起身来,如若是一尊光明的圣神,浑身气息滂湃,光晕阵阵,荡开了周围的重重瘴气,逼近山峰,想要拉开那个年轻的男子。
 
    “呜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