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这个时候不能乱连对方是哪个佣兵团的都不知道

这个时候不能乱连对方是哪个佣兵团的都不知道

再不走,全部都要挂! 石连宇咬了咬牙,然后调转了车头,朝着反方向冲了出去! 就在他们刚刚离开的时候,一辆悍马又被炮弹击中,车子里面的人无一生还! 白忘川扭头看了看,基...

他们并没有抛弃同伴的习惯有几辆车仍旧是悍到

他们并没有抛弃同伴的习惯有几辆车仍旧是悍到

连续的几声枪响!在空旷的沙漠之中都传出了老远老远! 这是狙击枪的声音! 石连宇的瞳孔骤然一缩! 他重重的一拍方向盘:他妈的,被人趁虚而入了! 他恼火无比,但是现在,恼火...

自己在这里挡住敌军的弩箭后面陈武和丁奉的下

自己在这里挡住敌军的弩箭后面陈武和丁奉的下

将军!将军!快看!到了!到了!隐隐约约已经看到了前方的海岸线,在旗杆上面的瞭望手立即大叫了起来。 嘿!赵虎当然是已经发现了对面的海岸线,嘴角邪邪一笑,立即喝道:快!...

一名满脸络腮着嗓子还能是谁当然就是李林的水

一名满脸络腮着嗓子还能是谁当然就是李林的水

不错,荀攸要撤军了,朱灵,张郃,加一个让荀攸都没有想到会那般勇武的文稷,还有一个智谋不下于自己的徐庶,荀攸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胜算了,麾下一帮败军,如何再战,...

两道极致神光急射而去撞向那正在逃匿的年轻男

两道极致神光急射而去撞向那正在逃匿的年轻男

乌黑的魔尺再次荡出一道魔光,朝着他卷席而去,一路鬼哭狼嚎,气息惨烈,如若是一方炼狱滚滚辗来。 呵! 光明圣主浑身能量滂湃,全部都是朝着手中的神像输入,他口中念动着古...

它怎么可能将自己的兵器传给自己这一脉呢

它怎么可能将自己的兵器传给自己这一脉呢

不过,唯一共同的一点是,这些人或兽看上都很不凡,明显修为很是不一般,不过,现在眼目都是一片呆滞,没有神采流露。 许久,都没有出什么响声,静悄悄的,很是可怕 嗤啦! 许...